江苏快3平台

页岩油:谁的蜜糖,谁的砒霜?
2014年7月以来的油价暴跌,让石油汪们牢牢记住了一个名字:页岩油。

因为今天的苦逼油价,基本上是拜它所赐。

2015年,全球原油日产量大约是7600万桶,页岩油占比不是很大,但它的乱入,把石油供需的平衡板踩了个底朝天。

2014年,全球石油日产量增长了210万桶,其中美国增长160万桶,占全球增量的76.2%。

这些增量,页岩油是头功:2008年,美国页岩油日产量是300万桶,而到了2015年,达到丧心病狂的900万桶。

要知道,同是2015年,美国原油日产总量是1270万桶。

这些增量意味着什么呢?还是看数字:2014年,全球石油产量增长210万桶/日,增长2.3%;而全球石油消费量只增长了80万桶/日,增长0.8%。

看见多余的产量没?这就是油价暴跌的原因。

所以,我们再回头看上面的页岩油增量,那就是相当恐怖的数字了。

欣赏一下美国页岩油陡峭的增长线压压惊先:


页岩油革命以来,美国主要页岩油产区产量飙升图

如今统计石油储量,以前上不了台面的页岩油就必须登堂上位了。

所以,挪威能源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抢答了一把,报告说:美国可采石油储量达到2640亿桶,超过俄罗斯的2560亿桶和沙特的2020亿桶,勇夺世界冠军。

很明显,这是胡子眉毛一把抓,常规、非常规油藏都算的结果。

虽然俄罗斯石油部长表示这不科学,却无法改变残酷的现实:汹涌的页岩油已经把石油帝国版图涂改得面目全非,你可以怒视仇视敌视,却不能蔑视轻视无视。

这是好大一块糖,但不是谁都拆得开包装。

地球人都知道,页岩油气革命是中小油气商鼓捣出来的。那时,石油巨鳄们都盯着超级油藏开发的大坨鲜肉,所以页岩这块糖也一直是中小油气商们在啃。然而啃的人多了,昂扬向上的油价曲线就突然弯下来了。

油价越低,石油巨头超级项目的风险就越高。鲜肉没那么容易吃了,页岩小糖糖就入了巨鳄们的法眼。于是艾克森美孚、雪佛龙、壳牌、BP这些巨头纷纷放下身段,向小弟们学习:怎样开采页岩油。

巨鳄技术辣么好,为啥要学小弟呢?因为油价跌之前,他们也试过搞页岩,然而老赔钱。

较早入场的壳牌、道达尔、艾克森美孚发现,搞页岩和搞常规油藏完全不是一个套路,就算是同一岩层的页岩油,条件差异也不是一般的大,怎样搞法?

要一处一策,半靠功夫半靠蒙,翻译过来就是一个字:赌。

那些石油淘金者,手捏美元,嗅到哪片页岩有利润的味道,就一把砸进去,正招邪招,榨出油来才是好招,有钱赚就采,没钱赚就跑,输了是鬼,赢了是神。

赌来赌去,当然是鬼多神少。

这种打法,很适合快速灵活有弹性的中小石油商,石油巨鳄们玩儿不转,那散落在页岩中的小糖糖,别看蚂蚁吃得欢,熊大爷一舌头舔下去,那是满嘴沙子。

所以巨头们砸了200多亿美元买到一个教训:他们的蜜糖,咱们的砒霜。

这不是巨鳄无能,也不是小弟太狡猾。实际上,把那些中小石油商的页岩赌局放在一起,总体来看,他们是亏的,问题是,他们不是一个整体,而是互不相干的赌徒,输了的自己偷着哭,赢了的光彩夺目实现人生小目标,引得冒险狂人前赴后继,页岩油产量就这样蹭蹭蹿上来了。

不过,巨鳄之所以成为巨鳄,就是因为他们有办法有能力实现一个个人生小目标。英国石油开启小弟模式,把页岩部门扔到市场上自己做主,投资、技术等灵活掌握,结果完美复制了小弟们的成功,页岩油成了新的增长点。

然而,此鳄成功不代表彼鳄也会成功,多数巨鳄目前在页岩赌局中的战绩依然比较尴尬(抢占了优质页岩油气藏的当然也很赚钱)。

尤其是巨鳄中的巨鳄:墨西哥。

页岩油气不止美国有,其他很多国家也有,比如中国,比如墨西哥。等等。


全球页岩油气分布图

美国页岩油气革命成功,很多国家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但墨西哥不急。

因为哥动手了。

哥和老美是邻居,同一片陆地,同一种油气,当然要同一个梦呓:和尚动得,我动不得?

然而,理想很性感,现实很伤感:

1.资源现成。

2.技术现成(邻居就在旁边搞,而且不拉窗帘,随时cosplay)。

3.就是搞不成。

因为哥跟老美除了资源基本一样,其他方面基本不一样,比方说:

老美的私有土地,资源归地主,只要你钱给到位,不管国家和种族,无论疾病还是健康,谁想来开发我都可以卖,这种环境,正是石油赌徒的冒险乐园。

而在哥家,国家是地下所有资源的唯一所有者。因此,油气开发这种事儿,必须由国企来搞,并且不许和私企联合搞。

前面说了,搞页岩,必须够灵活,而这种灵活度,连资本巨鳄都嫌不够,何况是国企。

仔细跟老美一比,哥缺的更多:灵活丰富的融资、优秀的石油人才、高效的商业合作体系、准确的地质信息……

所以,搞来搞去,搞坨不清。

比起墨西哥,中国相当冷静。

咱国坐拥世界第一大页岩气资源(32万亿立方米)和第三大页岩油资源(476亿吨),却没有一头扎进页岩赌局,而是低头看到自己的短处:

1.地质情况更复杂。

2.人口密度更高(钻探范围受限)。

3.政策不够灵活。

4.技术不够成熟。

5.水资源不足(水力压裂要很多水)。

针对国情,我们正在淡定地摸索着具有中国特色的页岩油气道路。

页岩油气让一些石油小弟很Happy,但沙特等油桶大国很生气:你们产量太高,抢走了俺的蛋糕,必须给你们点颜色瞧瞧!

随手就扔出了石油大战终极武器:增产降价。

杀伤力怎么样?反正搞得全宇宙石油汪一片哀嚎。不过,大家有一个共同愿望:挺一挺,等大油桶们把老美页岩油打趴,好日子就来了。

这里不算死了多少油服公司,只算北美的油气公司,2015年至2016年5月,申请破产(保护)的就有79家(其中美国72家),总债务达到563亿美金。在页岩赌局一入场就掉了内裤的大部分赌徒不说,就说这79家公司,赢来的钱赔个精光不算,还欠了一屁股债。你要说这些唯利是图的家伙搞页岩就是为了拉低油价,他们不喷你一脸冤血才怪!

看着页岩油气商遍野哀鸿,油桶大国们该满意了吧?

并没有。

因为还有很多页岩油气商坚挺不倒。本来,大家估算,再好的页岩油气藏,也是非常规油气藏,盈亏平衡点怎么也得80美元起吧?

然而,随着油价不断下跌,人们惊恐地发现,页岩油商们80美元没倒,50美元晃了晃,40美元倒下一批小蚂蚁,30美元还站着一大批!

其实,发动石油大战的油桶国家并没有估算错误,大战前夕,页岩油气总体上看,盈亏平衡点确实离80美元不太远,然而,随着油价降低,页岩油气商们出神入化地把成本降了又降,竟然跟上了油价跌下断崖的速度!

这么恐怖的事情,他们怎么做到的?其实看上去很简单:

1.油气公司(甲方)拼命提升技术,降本增效。

2.油服公司(乙方)拼命降本,压低报价维持开工率。

你虐我?我自虐给你看!

你可以说这是迫不得已,也可以说是甲乙双方抱团取暖,结果就是:美国页岩油的井口盈亏平衡点以年化约22%的速度持续下降。2016年,这个平衡点已经到了30-40美金之内。当然,这个成本,没考虑矿权、融资、资产持有等成本。不过,即使考虑周全,页岩油的实际完全成本大概也在55美金/桶以下。

另外,不同页岩油气藏的质量相差八十几条街,有的开发成本确实高,而有的开发成本却低得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经纪人和干儿子。

拼技术、拼斗志、拼资源,没死掉的页岩油商们,练成了打不死的小强。

最近,一只小强叫嚣:俺的开采成本不要880,也不要88,只要2.25美元/桶!

哗!当时石油圈的下巴就惊掉了一地,因为这个成本还不到沙特的一半!

这只小强是美国先锋自然资源公司,它搞油的区块,正是页岩中的妖孽:二叠纪盆地。

该盆地横跨德州西部和新墨西哥州东南部,这里,二叠纪时期的岩石沉积极厚,石油资源极丰富。

该小强相信,该盆地未来的石油日产量将从现在的200万桶提高到500万桶,什么概念呢?整个中国2015年日产量是430万桶。

2.25美元的说法一出,立即招来一片质疑:那些年你吹过牛的不止这一头好么?

有好事之徒立即人肉了一下,发现这厮果然在吹牛,因为这2.25美元只是作业费用,什么税费呀管理费呀利息费呀能不算的都没算进去,如果七七八八都算进去,它的总成本是18.88美元/桶,这样算法,沙特那边是5-10美元/桶,还是人家沙特低。

虽然实际成本比他吹的牛要高8倍多,但是,这个数字足以让沙特肝胆俱裂了。

因为,18.88美元的油价可以让这家公司在二叠纪收支平衡,但沙特整个国家是靠油吃饭的,石油寒冬之前,油价超过100美元才能做到收支平衡,如今就算过紧日子,也要油价保持在80美元附近才撑得住。所以,石油大战以来,沙特其实是在吃老本:6千多亿美元的储备资产。


部分国家石油勘探开发平均成本

不吹牛,一本正经算起来,页岩油成本就是比产油国预算平衡油价低,科威特、墨西哥、卡塔尔情况还不错,预算平衡油价在50美元附近,沙特2015年100.4美元,现在裤腰带勒到77.6美元,俄罗斯勒到66美元,伊朗勒到73.9美元……如果石油大战就这样一直打下去,他们能撑多久呢?狗仔队早就扒得一清二楚了:


沙特、伊朗、俄罗斯经济随油价变动情况(亿美元)

油桶国这样优质的油气藏资源都这么惨,就别提其他国家的资源了,所以,美国页岩油成本的降低,简直就是整个世界石油工业的噩耗!

瞧,在二叠纪盆地搞油的公司纷纷报出了让人绝望的成本:埃克森美孚8美元/桶;雪佛龙10美元/桶……

是不是很绝望?

先背诵一下绝望定律:当一个消息让你绝望时,你马上会听到下一个。

下一个消息是:如果油价再涨一涨,二叠纪盆地可以让德州石油日产量在十年内增加到1300万桶,什么概念?这个产量,是目前中国的3倍,比沙特高出25%!

注意,这只是德州,二叠纪盆地只是美国第二大油气藏......

更重要的是,美国之外,还有更多页岩油气藏。随着技术进步,鬼知道会发生什么!

未来那么可怕,我们能不能做一枚目光短浅的石油汪,坐等石油大战之后的和平红利呢?

答案是:不能。

眼下,油桶国的低油价杀器的确奏效了,页岩油商撑不住了,特别是抓到一手劣质资源的,死的死,卖身的卖身……

然并卵,这批石油商倒下去了,油价一涨,只要嗅到一丝利润的气息,另一批石油商就会跑来恢复生产。3月初,在破产潮前夕,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就挥泪放话:我一定会回来的!

这还真不是吹牛,页岩商们体量小、动作快、效率高、成本低,敌进我退、敌驻我扰…这种天然生成的小股游击队打法,让我们这些正儿八经的石油汪防不胜防,不胜其扰。

你还不能跟他们死磕,死磕肯定搞不赢,理由就是前面说过的:他们不是一个整体,而是各揣发财梦的赌徒,前辈死再多,也阻止不了后辈心怀侥幸刀口舔血。



所以你的对手不是人,而是人性。

这样看来,石油大战要么是油桶国无奈熄火独自伤感,要么就是大家一起在囚徒困境里享受相互折磨的快感,不可能消灭页岩油商这种影子般的对手。

油价,不乐观。

截至2015年,石油探明储量1.7004万亿桶,可采52.5年;天然气探明储量187.1万亿立方米,可采54.1年。

世界已不缺油,又有茁壮成长的新能源在旁虎视眈眈。

现在油价搞成这样,页岩油商的日子好过吗?这就相当于问:美国灭不了ISIS,美国很不爽,那么ISIS的日子是不是倍儿舒坦啊?

油价低,总体看当然是非常规油气更痛苦!

页岩油,不是页岩油气商的蜜糖,也不是石油巨鳄的砒霜,它是石油工业的魔咒,让整个行业陷入竞价的泥潭,无力自拔。